精品文苑

怀念我的两位中学老师

2016-09-10 浏览次数:5773 来源:中国教育报

人越上年岁,便越喜欢追忆似水年华。在被追忆的人中,那些不同时期先后在自己身上倾注过心血的老师们总是在脑海中出现得最频繁,其中最使我怀念的是一对中学老师——何英鹗和叶味真夫妇。

那是20世纪50年代前期,我就读于衢州一中,当时何老师主要教物理,叶老师始终教地理。俗话说“不打不相识”,我与这两位老师的特殊感情,是从一次课堂上的“遭遇战”开始的。

上初一不久,有一次上课时,叶老师的声音戛然而止,瞪大两眼逼视着我,这时我才发现自己走神了,自得其乐地在抛一个球玩耍,因此顿觉紧张起来,准备在众目睽睽之下接受老师的一顿训斥,甚至被赶出教室罚站。但想不到叶老师很快恢复了原来的表情,和颜悦色但不无挖苦地说:“我以为你们班上要算叶廷芳最老实了,想不到今天也看到他玩起来啦。”我被老师批评了,但是我丝毫没有感觉受到伤害,相反,我感到老师的批评里包含着善意和爱护,一种温暖的感觉油然而生。从此我对叶老师由衷地尊敬,上课时再也不开小差了。结果,地理课成了我成绩最好的功课之一。不仅如此,在叶老师的鼓励和指导下,我学会了绘地图,而且怀着浓厚的兴趣,画得又大又精致,自己裱好后当作作业交给叶老师,老师总是爱惜地把它们保存在图书馆里,作为教学挂图,以尽可能节省教学经费。这样我自然成了叶老师比较满意的学生。也因此,我与何老师的接触也就比较多了。

何、叶这一对青年伉俪,一个仪表堂堂,一个白皙娟秀,彼此恩恩爱爱,人们常以赞叹的口吻议论说:这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他俩都端庄大方,穿着朴素,教学认真负责,这是我和许多同学对这两位老师的印象格外深刻的原因之一。

何英鹗老师政治上一贯要求进步,还在中学时代就是一个热血青年,曾参加党领导的进步学生运动。何老师是个多面手,他原来是学航空的,但他完全服从教学需要,叫他教哪一门,他就教哪一门。新中国成立后学校兴建一排教室,由于经费不足,他毅然承担起设计并指导施工的任务,使这幢有六个教室的房屋节省了30%的造价。虽然这只是一座单层的平房,但设计者却赋予了它别致的造型,既实用,又美观大方。如果说我后来对建筑美学发生了一点兴趣,那么何老师的这个作品,便是对我最早的启蒙。上高二以后,我就很少见到他了,原来他又无偿地担负起兴建衢州二中的勘测、规划和施工的任务。在衢江畔一百余亩荒地上,只见他戴着一顶草帽,敞着一件灰布中山装,挥洒着汗水。不到两年工夫,几十幢二三层的楼房在这里拔地而起,其中有何老师的一份不可磨灭的功劳。那是他一生中的黄金时代,他的才能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他获得了报效祖国的机会。他从来没有像当时那样意气风发过,但从来不炫耀自己。

在我上大学以前,何老师就调到建德去了,他在那里担任严州中学物理教研室主任。教学之余,他先后设计了严中科学馆、新安江中学、白沙电影院等建筑,被评为先进工作者。“文革”后我打听二位老师的消息,却得到不幸的噩耗:英鹗老师在“文革”中被活活迫害死了。这样一位卓越的英才、忠心耿耿的灵魂工程师,正当风华正茂之年,便永远与我们诀别了。叶味真老师精神上受到的打击可想而知,她的健康受到了摧残,还一人艰难地拉扯着四个孩子。她退休后一度回到衢州,我曾看望过她几次。三年前她由一个女儿陪着来北京观光,我们又聚首一堂,前后几次相见,令人可慰的是她已经坚强地战胜了自己,仍像以前那么乐观,话题总围绕着过去那些愉快的岁月,不停地打听何老师和她过去教过的那些学生的近况。当她听到他俩的学生几乎遍布全国各地,活跃在各条战线上,有的还挑了大梁,她欣慰地笑了,笑得那么幸福,仿佛一个辛勤的园丁,看到自己三十多年如一日所精心浇灌的满园桃李正郁郁葱葱、喷芳吐艳而受到最珍贵的回报一样。叶老师说:“当了一辈子人民教师,除了看到自己的学生成才,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喜悦的呢?”

哦,尊敬的老师,您的崇高愿望将永远鞭策学生们努力奋进,以报效祖国的一个个新成绩向您汇报,并以之告慰何老师的在天之灵!


主办单位:云南省家庭教育研究会
承办单位:昆明乐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组织结构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总访问量:13693450
Copyright © 云南网上家长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云教ICP备1011023 号 滇ICP备15000423号